十大靠谱外围APP平台
展开分类
收起分类

89年舅舅去世县委请示葬礼规格邓公沉默片刻说了三句话

2022-11-07 12:30:03

  89年舅舅去世县委请示葬礼规格邓公沉默片刻说了三句话和这个噩耗一同传来的,还有广安县县委的询问,对于淡以兴的葬礼,应该按照什么规格和标准置办。

  。的话传到了广安县之后,县委工作人员纷纷感慨的英明,并按照其吩咐为淡以兴置办葬礼。

  众所周知,在革命时期和建设时期为党和国家做出了巨大贡献,的成功除了他个人能力优异之外,他的家庭对他日后的革命生涯同样起到了巨大作用。

  先说说的父亲邓绍昌。邓家在广安县可算是一个大家族,早在明朝时,邓家人就担任过兵部员外郎,清朝时期更是有人官至大理寺正卿,家族进一步扩大。

  到了父亲这一辈,虽然已无官爵,但是家境还是比平常人要优渥得多。邓绍昌从小时候起就受到过新式教育,为人务实,思想进步。

  邓绍昌本人就十分开明,对于自己的大儿子就更是希望他学习进步思想,所以从小就能读书,接触外国书籍,学习先进思想,很大一部分功劳在于邓绍昌。

  不久后川东北起义军起义攻打广安县城,邓绍昌更是踊跃报名,凭借他在当地的影响力当上了营长。

  之后,邓绍昌为了培养吃苦耐劳的精神和对革命的坚定意志,更是让当年仅七岁的进入自己的军营居住。

  不过随着民国政府成立,起义军也立即解散,邓绍昌也因为不愿意和当地土匪合作,唾弃他们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因此遭到了排挤,不得已远走重庆避难。

  1918年,远在重庆的邓绍昌下了一个决定:送去法国留学。去国外,能够增长的见识,更能让他学到更多知识,为将来的革命事业做更大的贡献。

  彼时邓家家境已经中落,邓绍昌冒着生命危险回到广安,卖了家里的农田,为筹得了三百大洋,让得以前往法国学习。

  再说的母亲邓淡氏。淡氏的全名我们已经无从考究,但是淡家同样也是广安的一个大家族,淡氏和邓绍昌结婚,可谓是门当户对了。

  在邓绍昌活跃于社会事业的时候,正是淡氏在他的背后为他掌管好家里的事务,这才使得邓绍昌能够专心扑在当时的工作中。

  邓绍昌在当地声望颇高,妻子淡氏也不遑多让。淡氏虽然没有读过书,但品行端正,为人处世更是恪守道德,所以每当广安当地有人发生纠纷时,总会找来淡氏进行调解。

  在的眼里,淡氏是一位贤妻良母。淡氏对百般疼爱,也不疏于教导,经常传授他做人做事的道理。

  除了父母之外,在童年时期给他影响最大的人,恐怕就是他的舅舅淡以兴了。

  淡以兴是母亲的亲弟弟,出生的时候,淡以兴才两岁,所以两人虽然辈分不同,但是年龄相仿。于是,他们俩从小时候起就一起玩耍,成为了儿时玩伴。

  邓,淡两家都非常重视孩子的教育,所以和淡以兴两个人小时候就得以进入私塾读书,他们两个人也在同一家私塾翰林院子里学习。

  不过,读完小学之后,淡以兴在长辈的安排下回到家里,继承家业,也就是打理家里的田地,而则是在邓绍昌的要求下,继续求学。

  虽然见面的机会少了,但是两个人还是经常联系。哪怕邓家逐渐没落。的父亲邓绍昌因为得罪人远走重庆,但是淡家和邓家的交情却始终如一。

  当时邓绍昌准备让前往法国留学,冒着生命危险回到家乡变卖田产,但是仍然凑不够钱,淡家得知后,义无反顾拿出巨款,帮助凑齐前往法国的学费。

  和关系密切的淡以兴在得知他要去法国留学后,找到了,诚挚地说:

  不久后,一个十四岁的少年,带着并不多的行囊和三百块大洋,登上了前往法国的邮轮,记得父亲邓绍昌还在岸边挥手,记得母亲给自己装在袋子里的牛肉干,更记得幺舅舅淡以兴。

  1989年十一月,广安县的淡以兴去世了,县委政府得知后十分重视,并为他办了一场不算盛大,但也诚意十足的葬礼。

  县委也担心要不要让以他的名义送一个花圈,所以特地请示,得知后,只是说了三句话:

  当初前往法国留学后,接触到了思想,开始学习马列主义,回国后加入了中共,并开始了自己的革命事业。

  而在广安县,虽然已经离去,但是邓家和淡家之间的友谊却始终不变,两家接连落寞,不过在互帮互助之中依然能够生活下去。

  开始干革命之后,的弟弟邓垦也深受救国思想的影响,希望能够前往陕北抗日大学学习,为国做贡献。

  除了对和邓垦的帮助,淡以兴之后还对邓家的另一位子弟邓自立实施了帮助,让他能够前往延安加入革命队伍,淡以兴和淡家对邓家的帮助可见一斑。

  要知道,那个年代的广安地区,还是作威作福的时候,广安也正处于蒋介石的控制之下,淡以兴多次帮助邓家子弟投奔中共队伍,很容易招来祸端。

  果然,不久后淡以兴开始被当地特务盯上,因为多次帮助邓家人前往延安,淡以兴被安上了“通共”的罪名。

  那时候的已经小有名气,人人都知道他是中共的高级干部,那么与他关系密切的淡家和淡以兴自然也遭到了的怒视。

  也立即派人抓捕淡以兴,好在有人提前告知,淡以兴才得以在被抓之前逃往其他地区,这才躲过一劫。

  不幸的是,虽然淡以兴成功逃离,但是他在广安的家产和房子全部被反动派给封了,家里的家人也各自分散。

  淡以兴本人为了生计,只能到处做苦工,而且还需要隐瞒自己的身份,生活一下子跌入了谷底。

  他的家人同样艰苦,淡以兴的妻子开始给别人做佣人,家里的四个孩子也因为条件紧张,不得已分出了两个送给别人,剩下两个则是乞讨为生。

  没有辜负淡以兴的期望,他同其他中共领导人一道,带领中共无惧风雨,砥砺前行,不仅在抗日战争中做出巨大贡献,在随后的解放战争里,更是击败,彻底解放了中国大陆。

  1926年,的生母淡氏因为家里事务繁忙,操劳过多,积劳成疾,最终病逝,没有回来,淡以兴代替他为自己的亲姐姐守灵。

  十年后,的父亲邓绍昌也遇害去世,同样是淡以兴,前去将邓绍昌的尸体带回了广安老家,并替尽了孝。

  可世事难料,新中国成立后,始终忙于国家事务,根本没有闲暇时间回到广安县城,再也没能回来看自己的父母一眼……

  新中国成立后,是当时解放军二野的政委,也是中共西南局党委,弟弟邓垦也是重庆的副市长,广安百姓们都说邓家出了大人物。

  当初支持和邓垦的淡以兴也受到乡亲们的夸赞:你这么多年吃了这么多苦,现在外甥们都出息了,恭喜恭喜啊!

  淡以兴也是满心感慨,革命成功了,外甥出息了,自己这么多年的艰辛没有白费。

  毕竟,淡以兴也是一个人,他当初支持邓家兄弟干革命,不仅花了很多钱,自己家里也变得很辛苦,所以淡以兴也想让帮助自己找一份体面的工作。

  心里下定决心后,淡以兴便带着的继母夏伯根出发了,他们的目的地是重庆,所在的地方。

  1950年,正在开会,毕竟此时西南地区还有很多事务需要解决所以的工作并不轻松。

  开会途中,的警卫员走了进来,并悄声告诉:邓书记,您的舅舅和母亲来了。淡以兴和夏伯根要来的这件事,提前已经知道,所以也没有太意外。

  警卫员又说:您舅舅说有点饿了,想要吃肉喝酒,您看要不要叫卓琳夫人回来?有些无奈,说:不用,你先把他们带去招待所,让他们吃一些东西,这么远的路估计也饿了。

  这一场会,开了很久,会议结束后,又处理了很多文件,时间转眼间便来到了晚上,这才抽得出一点时间去看望自己的舅舅和继母。

  自从当年前往法国后,已经和舅舅阔别了三十一年的时间,对于自己的那位继母夏伯根,更是连面都没见过。

  来到招待所后,终于是见到了自己的舅舅淡以兴和未曾谋面的继母夏伯根。淡以兴看见的第一眼,有些激动,但下一秒便变了脸色。

  淡以兴沉下声音,有些不满地说:好啊,贤娃子,你现在是做了大官了,这么多年不见,你是六亲不认啊。

  赶紧道歉,说:幺舅,好久不见啊,白天我在开会,实在是没有时间来看你们,这些年还好吧。

  其实淡以兴并没有生气,他只是有些伤感,说:你还记得你幺舅啊,那你还记得你亲娘不?记得你父亲不?姐姐因为操劳过度去世了,姐夫也被人杀害……

  说到这,淡以兴声音都有些颤抖,听到这些后,眼角也不由得留下了眼泪,他哪里不知道家里的情况,但是这些年忙于革命事业,根本无暇顾及家里。

  淡以兴没有继续说这些事情,而是给介绍起了一旁的夏伯根,说:这是你的继母夏伯根,她这么多年为你们邓家累死累活,全靠她一个人维持啊。

  感动地握住了夏伯根的手,深情地说:夏妈妈,以后住在这里,和我们一起生活,以后我给你养老!

  没有给自己的亲生父母尽孝,决定一定要好好对待自己的这位继母。而且据说自己的这位继母,还曾经救过解放军。

  又转向舅舅淡以兴,感激地说:幺舅,我知道你当初为了让邓垦来延安,卖了家里的田地,后来也受了很多罪,舅妈她们也过得很苦,辛苦你了!

  淡以兴想到这些年的遭遇,心中也难免感慨,于是对说:贤娃子,我不后悔,但是你现在当了大官,能不能给我谋一份工作,我也好过下半辈子。

  面对幺舅的请求,却有些说不出话,他知道淡以兴为人正直,绝不是一个想要靠关系的人,但是他现在生活困难,和自己要一份工作确实是无可厚非。

  听到的话,淡以兴没有再说什么,他或许是一位思想有些守旧的人,认为外甥当了大官,就可以给自己一份工作。

  但他更是一位明事理,识是非的人,既然外甥拒绝,淡以兴也不会强求,借此得到的差事,自己以后也不会心安,也许还会害了。

  就这样,夏伯根留在了重庆和一起生活,而淡以兴则是选择回到广安,继续当一个普通的农民。

  虽然没有给舅舅找工作,但是却不放心舅舅的生活情况,便每隔一段时间给舅舅寄钱,帮助他生活。

  卓琳就曾写过信,信上说:幺舅,你的生活费已经寄过去,你估计一下什么时候到,就去问,记得不要乱花钱。

  可见夫妻二人对淡以兴的关心,而淡以兴收到了寄来的钱后,也十分感动,不怎么舍得用,都是存起来。

  有时候,淡以兴还会捡废品补贴家用,乡亲们就会调侃他:外甥当了大官,你怎么生活还这么拮据?

  时间眨眼间过去,自从1950年见面之后,淡以兴已经三十多年没见过了。

  1986年二月,正值春节时期,回到四川成都过节,想到了自己那位广安的幺舅,立马派人去把淡以兴接来成都共度春节。

  淡以兴得到通知后,立马带着一家人开开心心地去往成都,再一次见到了心心念念的贤娃子,又一次时隔三十余年,二人都老了不少。

  。哈哈一笑,便叫人加了一些肉菜。谁曾想,这次见面竟成了两个人的最后一面。

  1989年十一月十四日,淡以兴因病去世。消息传到那里后,双目失神,这个支持自己多年的幺舅去世了,想到儿时的美好回忆,眼泪不由得从褶皱的眼角流出。

  广安县委知道淡以兴是的舅舅,而且也为革命做出过贡献,所以对其葬礼规格还是有些犹豫,便请示到了。

  何尝不想为自己那劳苦一生,无偿支持革命的舅舅办一个风光的葬礼,可他不能因此浪费国家资源,想必已经去世的舅舅也不会接受。

  “知道了,规格够高了,不再送什么了”,简单三句话,就把的态度表达了出来,县委人员知晓后,也不再说什么。

  淡以兴有一个儿子名叫淡文全,曾被淡以兴送去当兵,回来后在家乡也慢慢做起了自己的生意,淡家也慢慢富裕起来,淡家和邓家的友谊也将一代代相传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