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靠谱外围APP平台
展开分类
收起分类

吃酒_扬州网

2022-06-25 18:38:18

  吃酒_扬州网吃酒的人必定是想方设法穿着一身新衣服,再不济的也要扒出平时压箱底出门穿的衣服。“哎哟,你穿的一身的新,到哪里吃酒去呢?”这是在农村经常听到的话。

  小时候,一听说吃酒,我就来神了。我常常看见二妈穿上崭新的衣服,一个月前在集市上扯的布,让我妈量了尺寸裁剪了给缝制的。二妈满面春风,头上梳子油抹得滑滴滴的,脸上擦的雅霜发着白光,走路屁股一扭一扭的,一根粗大的麻花辫也跟着一颠一颠的。她挎着一个大竹篮,里面装满了炕得黄黄的带点小焦斑的烧饼,堂妹小三子扎着两个朝天的羊角辫,一条小碎花裙,配着她妈新做的方口布鞋,一手拎着一捆摞得四四方方的馓子,每束用红布条扎着,最上一层蒙着一张红纸,神气活现地出发了。“庆凤啊,今天去哪吃酒啊?”“三子啊,今天像个洋娃娃嘛,到哪去做亲的啊?”……一路上,不停地有人问,二妈和小三子就不停地答,她们的嘴一点也不嫌累,还不停地笑着。路边的喜鹊也喳喳地叫个不停,好像整个村庄都有了喜事,连着我们的村庄到东家团的一路上都是喜事。

  我家母亲是外地嫁过来的,我家的亲戚少,舅舅是海员,两个姨妈离得远,外婆又是小脚,这种出门吃酒的机会就比小三子她们少。二妈在娘家是长女,她有七个妹妹,一个哥哥,两个弟弟,门面大,人情行礼多。我是个跟路精,每次看到二妈他们准备吃酒去了,就嘴噘得可以挂油瓶,眼巴巴地看着妈妈,跟妈妈要亲戚,问家里还有什么亲戚在哪里。二妈舍不得我,去她娘家吃酒总是带着我和堂妹们一起。堂妹的外公外婆、舅舅姨妈们全都亲得像我嫡亲的。送汤我就跟二妈她们去过几次,一路上我们轮流拎馓子,趁二妈不注意就折一段馓子放嘴里,拎到二妈娘家所在地东家团时,下面的馓子常常是缺牙缺角的。

  遇到结婚这样的大事,二妈必定要拉着二叔同去。二叔不舍得也不允许二妈给他做新衣服,过年过节、出门吃酒时他就穿上那套中山装,半新不旧,干净合身,一米五左右的二叔老实木讷,站在一米七左右逢人就笑的二妈旁边,喜庆感十足。

  父亲老表家的儿子结婚时,家里那段时间在盖楼房。大人们便安排我和大我一岁的堂姐先去吃酒,他们第二天再去。戴程村离我们村也就三四里路,我和堂姐走到那里,正好赶上中午饭开席,亲戚们待我们像大人的礼节,热情周到。橘子汽水尽管喝,鱼肉不停地朝我们碗里夹。吃饱喝足,我们就跟别人挤着一起去看新娘子房,然后便和混熟了的亲戚家的小孩子一起到空地上跳皮筋,唱的就是“新娘子房亮堂堂,红漆踏板象牙床,象牙床上生贵子,贵子生生状元郎”。

  记得那天晚饭还没开席,厨子和打下手的帮工们还在厨房和作场忙碌着,空气中全是鱼香肉香、酒香菜香,眼看就要摆桌子了。堂姐突然把我拉到一边,悄悄对我说,“听说吃晚饭的时候,新娘子要喊人,喊人就要给钱,我们两个人辈分大呢,是姑奶奶。怎么办呢?我们又没有钱。”堂姐一脸着急。还能怎么办呢?我也急得要哭了。“那我们赶快回家去吧!要不然叫到我们,太丢丑了。”我们两个人,趁着太阳还没下山,赶紧悄悄溜回家。回到家,父母笑得腰都直不起来:“两个傻瓜,明天早上才去接新娘子,晚上哪来的新娘子?谁喊你们姑奶奶呢?”“你们这两个姑奶奶,好好的酒不吃……”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又跟父母一起再接着去吃酒。

  城市中的酒一般是喝,农村里的酒一般是吃,吃酒的内涵远远大于喝酒,它是一幅丰富多彩的风俗画,结婚定亲,过周满月,杀猪干塘,上梁进室,大办小事,热热吵吵,办酒的忙得开心,吃酒的吃得开心。繁重的农耕生活中,吃酒是对他们身心的调节,也是他们对生活的盼头。孩子们去吃酒,简直是快乐得上了天堂,吃得好,玩得好,犯了错,也不会挨打挨骂,神仙的日子哦!